【转载】致我們親愛的Garfield

Angeles说:

是你,共我们一起见证了青春,见证我们纯真而充满善意与爱的青春。

谢谢你,我们的石中猫王,加菲。



致我們親愛的Garfield - 我係石中貓。 - Long Live the Cats

 



Garfield 是我目前為止見過的最傲嬌、最奇葩的貓。


他不修邊幅,貪吃嗜睡,還放蕩不羈、到處留情,幾乎上過所有的石中母貓。


但,這又怎樣?在曾經偌大的石中貓國裡面,我最喜歡的還是他,賤並萌著的、傲嬌的他。


圓滾的身軀,一身雍容華貴的黃白長毛,搭配短小的四肢,遠看 Garfield ,你會覺得他就是一隻人畜無害的大肥貓。但當你直視他的黃眸,你會發現他有著銳利的眼神,裡面透著君臨天下的霸氣和豪邁。自然,他是石中的開山貓王。


在我認識 Garfield 的時候,他已經進入了貓的暮年。因此,他身上濃烈的老貓味令人實在不敢恭維。按理來說,貓都是很愛乾淨的,很注意自身儀表的,但要注意,請不要用正常思維來思考這個名為Garfield的奇葩生物。因為我發現,這廝的後腿和屁股部分就從來沒乾淨過。因此,在我課室在一樓的時候,我可以允許所有的貓咪在我不在課室的時候上我的桌子睡覺,但 Garfield 除外。這是因為他的公貓味足夠濃烈,一旦沾上了就是經久不散。好在 Garfield 他老人家特別體貼我,一次都沒有把我的桌子當成他的臨時睡眠點。


雖然Garfield很貪吃,但人家貪吃得相當優雅。在我高二的時候,課室在一樓,而且還是距離 Cat Corner 最近的那間,再加上我們班有以 Neil 為首的一眾“貓奴”,課室的空調頂還常備有貓糧,所以貓貓們都非常喜歡過來。每次將貓糧倒在地上,其他貓要是看到,絕對是眼冒精光,飛奔而來。但Garfield從來都是踩著優雅的步子,扭著他那髒髒的屁股慢悠悠地小跑過來,絲毫不失石中貓王本色。很多人說他是因為長得太圓潤(我一直覺得那只是虛胖),所以才跑不快,但我個人作證,這貨在被某老師兒子追打的時候跑得還真不是一般的快。


說起 Garfield 的嗜睡,這在石中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說真的,這貨真的很愛睡。要說作為一隻貓,愛睡也就是很正常的事。 Garfield 的嗜睡之所以被眾人知曉,是因為他選擇的睡眠地點不是一般的奇葩,而是已經奇葩到超越我等正常人的理解範圍了。每當早上或下午回教室準備上課的時候,走在人最多的那條校道上,你如果看到前面的正在走直線的人突然分開走向兩邊,那麼八九成是 Garfield 又躺屍在校道上了。躺屍就躺屍吧,要說躺屍在校道邊上,我還可以理解,但這貨從不甘於平凡,要躺就乾脆躺在最中央。而且在躺屍的時候,姿勢也是相當的奇葩,常見的是側躺式,偶爾會是高難度的四腳朝天式。照貓的正常特性,只要有風吹草動,都是不怎麼睡得著。但這貨的境界已經不能用正常的標準來衡量了。即使四周有無數雙腳踏過,即使廣播裡播著嘈雜的音樂, Garfield 仍然是風雨不動安如山,你走你的,我睡我的。有時他睡得熟了,用手指戳他都沒反應。為此,他曾無數次被人誤會成橫屍校道。 Garfield 的另一個奇葩睡眠點是教學樓的樓梯臺階中央。有時走著走著,你都可能發現腳邊突然出現了蜷成一坨的黃白色長毛物。久而久之,我也養成了一個好習慣:走在校道上或下樓梯的時候,我會時刻記得留意腳下情況,生怕一個不慎,一腳踏下去,我就要背負涉嫌謀殺石中貓王的罪名。


對於處處留情(縱欲)問題,我真是相當無語。 Garfield 在石中呆了十年,是石中的開山貓王,自然是什麼樣的石中母貓沒見過,什麼樣的石中母貓沒上過。小貓們就更不用說了,超過80%的小貓都是 Garfield 的種。在我和 Garfield 一起在石中的三載歲月裡, Garfield 的老婆是絕世好貓媽 Mary 。聽聞 Garfield 在 Mary 之前還有好多個貓老婆,可惜因為時間不對,我都未能與其謀面。 Garfield 和 Mary 這兩夫妻可是相當開放,不止一次地親身上陣來為我們這些孩子上衛生與生理課。而且對於此事,他們相當淡定,即使身邊已經有一大堆無知的人類小屁孩在指指點點,他倆仍然是我行我素。


雖然我見到 Garfield 的時候他已經垂垂老矣,但他老人家的個人魅力並沒有因為歲月而減弱。在我上高三的時候,絕世好媽 Mary 為她的孩子獻出了生命(我一直認為她是因為生產過度而沒調理好身體而死的,一年好幾胎的節奏啊)。在經歷了學校的清貓行動之後,學校裡的成年母貓就剩下小白了。原本和小白相愛的美男被清走了,而一直癡心單戀著小白的 Tiger 則留在了學校。在我們一眾看眾以為 Tiger 這個令人心疼的孩子終於可以和小白在一起的時候, Garfield 殺了進來,上了小白,小白後來還生下兩窩和 Garfield 的孩子。蒼天啊!我們是看著小白從一隻瘦小的小白貓長成一隻大白貓的,知道小白那時不過是兩歲,在貓的世界裡就是一妙齡少女,而 Garfield 那時候少說都有十歲了,在貓世界裡少說也 60 多了,因此這老少戀差得也實在是太太太大了!看著為了小白而禁欲、形單只影但仍堅持不懈的 Tiger ,我們都是相當的心疼啊。


時光荏苒,歲月如歌。 2014 年 3 月 24 日,Garfield與世長辭,離開了滿布他足跡的石中,回到了屬於他的喵星球。據考證, Garfield 這時的年齡應該在 12 歲左右。對於一隻貓來說,這已經是一個相當大的年齡了,因此 Garfield 可以算得上是壽終正寢了。聽聞高三的師弟妹們把他埋在了學校的標誌建築四友圖書館旁邊的樹下,還有石頭做的墓碑和新落下的木棉花。長於斯,葬於斯,這是一個多麼美好的結局。


在我寫這篇文章之前,我們班很多人都發了朋友圈來悼念親愛的Garfield。我的大學室友不解我們為什麼太把這當一回事。我想,每個在Garfield陪伴下的石中人都知道,他是我們永恆的共同回憶,他是我們在那段壓抑疲累、為爭第一而奮鬥不息的歲月中,心靈裡最柔軟的存在。


R.I.P,our dear Garfield. 但願在喵星球裡,你能夠早日找到其他比你早報到的石中貓咪,繼續當好你的石中貓王。




致我們親愛的Garfield - 我係石中貓。 - Long Live the Cats


插畫作者:@邻座的黄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