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der

今天去逛商场逛到饿了,看到有kinder就买了一条来吃。

打开包装的时候发觉,这条巧克力,对于十年前的我,意义是多么大呀。

那时候在上初中,家里经济条件不太好,巧克力对我来说,可以说是半个奢侈品。

但那个时候,不知道从那一天起,每个星期都有一种巧克力送到我面前。我喜欢吃kinder,所以有好长一段时间,那个人一直在送我kinder。

那时候的我觉得,咬下kinder的那一刻,会有一种整个世界都变得美妙的感觉。

应该是那时候的单纯对物稀为贵的珍惜,以及一份份沉甸甸的心意,才令那个小小的kinder,这么富有意义吧。

如今的我,拥有了随便就可以买一条kinder的经济能力,但一咬下去,...

 

inception

真不好意思说,我直至今日,才打卡盗梦空间。

虽然是自己吓自己,但看完之后,我真的在问自己,我现在是在现实,还是在做梦?

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哎好疼,应该是现实啦。

但我突然间想起来一个很令人细思极恐的事情。

梦境中的潜意识真的在控制我的选择。

隐约记得,那年夏天,头脑一热冒着台风去表白心迹的举动,不过是前晚做的一个离奇的梦。然而现实与梦境并不一致,时间已经改变了一切,此人非彼时。所以说这从头到尾的一切,也只不过是我那场梦自导自演的一出戏罢了。

原来自己的潜意识,竟然是那么强大又可怖的一个东西。

意识到这点,希望我可以醒了一半,以后不要依靠这梦境里的荒诞之事做决定,不要意气用事,好...

 

再见。你好,

其实这个地方我一直都有来。

不过最近这里有了新的意义,因为博客要关闭了。

为了把从前的记忆都保留下来,我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这里来。

但是这些回忆,只要我保留就好。


于是翻看以前的记录,第一篇博文是在2008年夏发出的,所以说网易博客刚好陪了我整整十年。

就像你们一样,我最爱的朋友们。

蚊尼说,拍照不是为了记着,而是为了放心地忘记,因为它会帮我们记着。

所以,我也想将这一切好好保留下来,然后放心地忘掉。

我真的不记得十年前,那时候的我,想对十年后的我说些什么。

但十年后的我想,对这十年的自己说,你做的真好。

谢谢你把我带到了这里。


这十年,我学会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最近WYN那篇《我们进入了无法谈恋爱的状态》很得我心。
“我终于明白,像我们这样的人,痊愈的时间会很漫长,也很痛苦,但不要再轻易尝试新的恋爱,或者妄想从别人身上得到什么答案了。

我们终究是摔在自己的坑里,也只有我们自己才能爬出来。”

 

匆匆那年

单曲循环这首歌  打开博客  写日志

现在晚上十一点半  深夜写博客的习惯  记得是从初中就养成的

不知不觉  已然过去八年

啊  八年


人类可以或铲除或重植森林  可以或建起或摧毁高楼  可以灭掉大火  可以挡住暴雨

可以飞往外太空  可以钻进地核心

但是唯一不能做的事情  是倒流时光


从小我们就被教导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吃

但是每当我们遇到了挫折  就会想  如果回到当初就好了

如果能回到那个时候  我肯定不会这样做...

 

2015年要来了

2014年1月1日

2014年第一天,我在重庆。

那是一个委屈的日子,然而小梦想在酝酿。


2014年12月31日

2014年最后一天,我在法国。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变得更好了,但毕竟梦想攒在手上了。


【鸟瞰】

大葱跟我讲,她的法国同学一年前就开始计划gap year要去哪个国家。

然后她跟他们说,来法国以前半年她都不知道自己会来法国。

众人大惊。

人生就是这样,充满着惊喜与变数。

因为高考出人意料的结果,我跑去了重庆。因为无意中听到bolin的留学计划,我开始对法国的IUT感兴趣。因为遇上了错的人而被抛下,我决心要去异国开阔自己的一片天。

所以,一年后,我站在了法国,...

 

【转载】致我們親愛的Garfield

Angeles说:

是你,共我们一起见证了青春,见证我们纯真而充满善意与爱的青春。

谢谢你,我们的石中猫王,加菲。


Garfield 是我目前為止見過的最傲嬌、最奇葩的貓。


他不修邊幅,貪吃嗜睡,還放蕩不羈、到處留情,幾乎上過所有的石中母貓。


但,這又怎樣?在曾經偌大的石中貓國裡面,我最喜歡的還是他,賤並萌著的、傲嬌的他。


圓滾的身軀,一身雍容華貴的黃白長毛,搭配短小的四肢,遠看 Garfield ,你會覺得他就是一隻人畜無害的大肥貓。但當你直視他的黃眸,你會發現他有著銳利的眼神,裡面透著君臨天下的霸氣和豪邁。自然,他是石中的開山貓王。...

 

终有弱水替沧海

先来听歌。

 

仇恨与愧疚会不会取代曾经的深爱?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未获得这一瓢,大概会再舀下一瓢吧。

于是,上一瓢便变得不重要了,重回弱水之流。

 

我想哭,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

多年以后,我大概不会像水瓶座烈女那样,半夜醒来打那通电话给你。

虽然,现在的我只是一只一头扎入你深深大洋的海鸟。

无力挣扎。

 

“其实,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

“拥有健康,其实就是在失去健康;拥有婚姻,其实就是在失去婚姻;甚至养一只小狗,其实也是在失去它……”

“拥有爱……”

“天哪,我竟然连爱也……”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能爱你了吧。...

 

2014年2月28日

忙晕头却跑来写日志真心不像我的风格呢。

最近在看一本书《夜话港乐》。

深入研究那些歌词,原来首首歌都有一个故事。


今晚是港产虎年的水瓶座烈女杨千嬅,《野孩子》。


明知爱这种男孩子,也许只能如此

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一个女子

朝朝暮暮让你猜想如何驯服我

若果亲手抱住,或许不必如此

许多旁人说我不太明了男孩子

不受命令就是一种最坏名字

笑我这个毫无办法管束的野孩子

连没有幸福都不介意


今晚累了先睡,找一个晚上为这一首首歌写几个故事。

拖延症不要缠着我。

 

江滨柳与云之凡

暗恋。

希望五十年后的我们。

不像江滨柳与云之凡。


滨柳,我走了之后,你要干什么?

……等你回来。

然后呢?

……等你回来。


昨日一别,以为数月后便可再聚。

谁知道,此半生再未相见。


在那个大时代,人都变得好小。

在这个小时代,人就变得更小了。


皱纹牵起青春的手。

却再也无法回头。